IT
首页>IT>正文

手机成了平谷桃农“新农具”

2020-07-0607:25:27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王丹(右三)在南独乐河镇北寨村给果农上户外电商直播课

“最好的桃子不在市场,更不在超市,而是你下单时它还挂在树上!你负责下单,我负责摘果!平谷桃园直发!早上在树上,上午在路上,中午在你餐桌上!”……眼下又到了吃桃的季节,作为中国的大桃之乡,在平谷繁茂的桃树下,果农们架起自己的手机,随手录起小视频、做起了直播,并写下一段脍炙人口的文案,已经一点都不新鲜了。如今互联网 卖果,成为平谷区10万桃农们的新风尚,抖音、快手、直播带货、微店营销,样样拿手。而这些场景的背后,有一位“幕后”推手,她叫王丹,平谷电商培训师,她带着成千上万的果农一起在互联网浪潮下学习新电商手段,实现收入翻番,过上更有幸福感和获得感的小日子。

“吸粉”“二维码”“写文案”

手把手带果农网络卖桃

作为土生土长的平谷人,王丹因为父亲身体原因,不得不从城里回到平谷老家。照顾家人的同时,看到亲戚家里大桃发愁卖,她先开启自己的淘宝电商创业之路。2017年,平谷区相关领导找到了当时已经成为电商“网红”的王丹,想让她给果农讲解如何在网上卖桃。

“当时京郊农村这方面普遍比较弱,也请了好多外地的讲师,但都有点‘水土不服’。果农们的平均年龄都五十六七岁了,像我们北寨村有的学员都八十多岁了,听过几次课也没学会。”王丹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她第一次给果农们上课,准备了整整8个小时,从结构到目标、从方式方法再到售后服务,将自己的心得全都写进了PPT。但是上课时,她惊呆了,发现果农对于电商几乎“一无所知”,很多人甚至连手机都不会用。

王丹不得不迅速调整思路,从电商培训改为教果农“玩”手机,“像怎么拍一张好照片,怎么发朋友圈,再到怎么开店,怎么找二维码、收款码,微信怎么收发红包,这些每一步我们都要手把手教。”王丹回忆说,她在金海湖镇马屯村的一次培训课上,村民郭立兵按照老师说的发了一条朋友圈,几秒钟之后,2张订单找上门来,六箱大桃卖了出去。

“大家那会儿‘吸粉’都不知道是啥意思,现在一见面就是‘王老师您给看看,我这小视频做得怎么样’‘我又吸了多少粉,做了哪些推广’。”王丹的努力没有白费,公益课堂开讲短短几个月就有110位果农通过手机电商渠道售出15.4万斤大桃,销售额161万元,增收89万元。2018年全年,她在全区13个大桃主产大镇做了8000人次的培训。而后,平谷区开始推广“互联网 ”工程,政府相关部门为果农加入物流公司的驻站支持服务,为农民的增收不断拓宽渠道。

扶贫先扶志

教农民“诚信卖桃”

“克强总理2018年6月就提出,让手机成为农民的新农具。”王丹说她对这句话深信不疑。所以在2019年短视频爆发式增长的当下,她马上带领自己10人左右的团队,把培训重点放在了短视频营销上。目前,她的学员中有许多粉丝都在数万 。在王丹看来,短视频、直播、朋友圈都是新电商模式,正逐步取代作为保底的商贩批发模式。

除了给果农线下讲课、手把手教学之外,线上的培训更是全流程,她和团队建了微信群,为果农24小时解答。王丹说,目前他们已有300多个微信群,“有学员凌晨两三点还和培训师语音解疑”;另外,团队还做了两个公众号、微商城与公益课堂,可以让果农无限次观看学习;每周一、四固定时间晚上八点多,在快手号中再为学员们直播答疑。今年疫情期间,线上教学完全不受影响。

但是这些还不是重点,王丹说每次她的课四个小时中,有两个小时讲学习内容,另两个小时则是为桃农做心理建设。做什么样的心理建设?卖大桃要做分级诚信买卖,“原来我们果农的桃大多卖给了桃贩子,过去一筐三四十斤的桃卖三四十块钱都算多的,有时压价甚至压到15块钱,一斤合计不到5毛钱。但现在平谷的桃都是分级的,精品桃一箱5斤左右有的能卖到100多块钱。”

这样的转变,王丹解释说“并不是盲目要价”的概念,而是新电商模式取代了过去作为保底的商贩批发模式后,果农主动将大桃分级卖,建立诚信制度:“过去平谷卖桃不分级的,甚至诚信也有所欠缺,流行过这样一句俗语:上头大底下小,分量不够加点草。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大家在地里就知道分级、测糖度,在网络直播的时候,以自己的诚信度进行宣传。这就是一种理念的转变,大家意识到,这不再是一锤子的买卖,而是和客户建立长久的诚信。”

王丹说,“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对于平谷果农而言,这条路是电商的路,“网”路宽了,快递成本低了,果农的生活开始“富”了。

变的不仅仅是收入

生活也发生了实质性变化

王辛庄镇许家务村的64岁桃农王淑华,通过直播曾一次销售 96箱大桃,成了村里的卖桃“明星”;范瑞平大姐,在平台发了条短视频,一夜播放量21万次;国庆70周年的“国桃”种植户之一的胡殿文妻子崔凤玲,也通过电商培训,把家里的精品桃全部线上销售,微信、抖音、快手无一不会,还带动全村中老年人学习使用智能手机线上销售果品的热潮……

“桃分级了,说明桃农注重讲诚信。客户真正能吃上好的平谷大桃,没有试错的成本,愿意付出相应的价值。”王丹说,在她观察看来,电商之路给果农带来的变化不仅仅是收入上的,甚至是人生价值、社会价值的转变。

她举例说,王辛庄镇的范瑞平大姐,原来一直很内向,甚至比较自卑,不爱说话,和别人讲话老看着地面,拍段短视频也很害羞,不敢出镜。但这两年通过培训做起了直播,把大桃通过这种方式卖出之后,整个人都发生了改变,“范大姐变得特别开朗、大方和自信,她是高中毕业,现在文案编写能力进步非常大,她有了一万多的粉丝。大家平时开玩笑说,大姐们在家里的地位都变了。”王丹说。

“我们2018年上课的时候,还给大家提供微信宣传文案、图片,教大家怎么直接复制就可以发送了,今年已经没人用我们的模板了,一个个比谁玩得都溜,都自创文本了。”对于新电商之路给平谷果农们生活带来的实质性变化,王丹看在眼里,既兴奋又满足。她说,对于她自己而言,这更多的是一种情怀。疫情期间,她和团队依旧坚持做着线上培训。“我们就怕平谷的果品滞销,但事实上依旧卖得热火朝天,价格也没有受疫情影响而波动。”王丹笑说,手机真的成为了平谷农民的新农具,“我现在都不敢看我朋友圈了,哪儿哪儿哪儿都是卖桃的。”文/本报记者 林艳

延伸

“网路”拓宽 大桃热卖

2018年王丹带着团队到处讲课时,平谷南独乐河镇60多岁的张淑文大姐,特别喜欢站在村委会门口的大树底下晒太阳,心想:“我也学不会,还不如在这儿聊会儿天。”后来,张大姐的邻居通过培训把自家的桃全部通过电商渠道卖了,由于不够卖把张大姐家的桃也一块卖了,张淑文突然意识到,这一基本零成本的付出,就能让桃大卖。从去年开始,王丹团队培训到哪儿,她跟到哪儿,一节课不落。张大姐的微信朋友圈原来不到10个人,现在抖音、快手,一并引流到微信,已经有100多位忠实客户粉丝,去年大桃卖了400多箱,用她的话来说,“走路都带风,特别知足”。

在南独乐河镇,像张大姐这样的果农并不少见。过去,在平谷卖桃有着东半部和西半部“分水岭”之别,由于西半部路靠近高速、路更通,果农年龄也相对年轻些,电商观念起步早,大桃一直不愁卖;而南独乐河镇,则位于东半部,一般要靠大车进来收桃,果农们的电商观念也起步慢。因此,在平谷西半部电商卖桃已热火朝天的时候,东半部却相对安静。但是这两年却开始发生了转变,南独乐河镇加入电商直播阵营的果农越来越多,王丹培训用的100多人的会议室挤得满满当当……

据镇里统计,通过区商务局物流的引入及电商培训的实施,大桃的快递量呈阶梯式爆发增长,电商发货量每年以30%的速度递增,通过电商渠道,果农人均增收达到了30%以上。经过培训,仅南独乐河镇北寨村一个村2018年的快递量为每天800单,2019年直线升至3000单左右,今年达到了5000单。新电商手段的习得,为农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增收。文/本报记者 林艳

责任编辑:李晓(EN035)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 为母则刚 她苦苦守护精神患儿16载

    紧闭的储物柜门上加装了一把锁,“十多年了,早就习惯在切完菜,做好饭之后把菜刀等锐器锁好,洗净的碗筷也不例外。”郑彩玲平静地说道。就在这儿,郑彩玲独自一人照顾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女儿已达16年。

  • 云南首次记录到彩鹮自然繁殖 成功孵化3只幼鸟

    近日,云南大理剑川县剑湖湿地自然保护区管护局的巡护人员在湿地内首次发现了彩鹮的身影,令人惊喜的是彩鹮不但在这里安了家,还成功孵化出了3只幼鸟。

  • 扭角羚误闯学校 警民合力7小时将其送归自然

    一头“野牛”闯进学校,随后一路逃窜,被困于一处新修大楼内,当地群众报警求助后,警民携手经过近7个小时的努力,将这头受惊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扭角羚送到达古冰川景区放归自然。

  • 餐馆老板翻遍垃圾 为顾客找回2万元牙套

    近日,成都一名男子埋头翻垃圾袋的视频在网络上传开,只见他独自一人坐在小板凳上,两只手在一个黑垃圾袋里翻找,将各种用过的餐巾纸挨个展开,这不太卫生的一幕背后却是一个暖心的故事。

  • 北京今日天空阴沉有阵雨 最高气温30℃体感闷热

    昨天白天,北京天空云量较多,白天最高气温达到30.6℃,最小相对湿度44%,较为闷热。昨天夜间,北京出现阵雨天气,不过雨势微弱。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